我是难民,我是科学家

阅读(452)

我是难民,我是科学家

  作为一名女性科学家,生物化学教授艾可布‧道康(Eqbal Dauqan)出生在可能是地球上女性最难生存的地方:叶门,一个被世界经济论坛评为全球女权最低落的国家。在叶门,多数女性未经男性许可不得任意离开住处。「如果女性和丈夫或兄弟一起出去没什幺问题,但绝不是自己独行。虽然不是每个人都遵守这种规矩,但它是我们文化的一部分。」她说道。

  歧视女性的文化造成三分之二的女性为不识字的文盲,约有一半的女性十八岁前就结了婚,有些女性结婚时甚至只有八岁。除了诸多限制和约束,她们还必须经常穿戴「Niqāb」:一种完全遮住脸的黑色面纱,只在眼睛的位置留下狭小的缝隙。

  道康在叶门时也会戴上面纱,她在2014年的TEDx演讲上就曾穿上它,但她在其他国家时并不会这样做。道康说:「之所以会在叶门穿戴面纱遮住脸,那是因为我尊重我们的文化。」

  虽然说道康尊重传统文化,但她也不是盲目的遵从。在过去十年,道康无所畏惧地突破种种传统束缚。她是个年轻的女孩,也是个叛逆的女性。她喜欢打破常规用行动证明别人的想法错误,例如当父母认为她可能没有自己想像地那幺聪明,足以进入科学和工程学领域时,她心里却想着:你们等着看吧。道康回忆说:「我告诉父亲,我曾听过许多化学领域的科学家,但我和他们有什幺不同吗?因此我想尝试看看。」结果,道康不是只有尝试,而是深深对科学着迷。

  她赢得了父亲的认同和经济支持,她是朋友中第一个从大学毕业的人,接着拿到奖学金到马来西亚国立大学念生物化学博士,并在攻读博士期间研究了棕榈油的营养特性。这项研究致使她写出一本营养学畅销书,书中介绍《古兰经》里提到的水果及其营养价值。她在书里写道,世界上种植最多的植物「印度枣」(俗称为红枣)比柑橘类水果,还多出二十倍以上的维生素C。

  紧接而来的是各种殊荣。2014年,道康被爱思唯尔基金会(Elsevier Foundation)选为发展中国家的顶尖女科学家之一,中东和中国的新闻节目也特别报导她的故事。她开始变得有名,赛义德大学也因此聘她为助理教授和研究负责人。这些成就都在她35岁以前发生,此时的道康认为自己站在了世界顶端。

  但就在某天早晨,一切都被战火夺走了。

我是难民,我是科学家

  2015年3月,道康的家乡塔伊兹捲入血腥的叶门内战,飞机开始从上空飞过投下炸弹,甚至连民宅和学校也不放过。道康接受採访时说:「他们正在轰炸我的大学!还杀了我的某些学生。情况真的很糟,非常悲惨。」

  接着她转向电脑打开一些照片,萤幕上出现几张身体被放置在地板并覆盖白色毯子的遗体照片,只有苍白的脸露出来。她补充说:「这是我家族里的九个人,他们正在睡觉突然间一颗炸弹袭击了他们的房子。全部人因此罹难,一共九条人命。」她指着照片里比较小的身体说:「这是我们家族的两个孩子,他们在睡梦中被杀死。」

  「这也是为什幺我决定离开这个国家。」她说。

  爆炸事件开始后,道康不得不停止学术研究,因为大学被迫关闭,但离开家也不安全。她被困在这座城市里,狙击手瞄準的对象不分男女老幼,炸弹不断落在清真寺、学校和市场上。

我是难民,我是科学家

  据非营利性组织「无国界医生」报导,短短一个月内医生在塔伊兹医院里共治疗了4000多位平民,而医院则被炸弹袭击四次。根据联合国的数据指出,叶门内战导致超过一万个平民在战火中丧生和四万多人受伤,目前还有超过37万的儿童因为食物短缺而营养不良。

  经过数月的躲藏,某天道康想出一个办法:也许科学可以帮助她脱离战争。于是,道康开始发讯息给她的博士导师,马来西亚国立大学的食品科学家阿米娜‧阿卜杜拉(Aminah Abdullah)。他们向位在纽约的国际教育协会所设立的「拯救学者基金」申请难民奖学金。最后她顺利地拿到了,几个月后,她安全地坐在前往马来西亚的飞机上。

  道康现在正努力存钱,希望能把父母和其他兄弟姊妹接来马来西亚生活。她表示:「这非常困难,但我必须坚强,我也想变得坚强!」道康长时间待在实验室里工作和研究,继续发表论文和教导学生。即使家庭毁于战火,但她从来没有失去希望和梦想依然持续科学研究。「我的梦想是赢得诺贝尔奖。」她笑着说。

  也许有一天,当中东的小女孩看见道康包着头巾测量酸硷值的照片时,她们不用再像过去一样想像科学家的面貌,而是直接看着照片说:「我可以像她一样,我也能当一个科学家。」

参考报导:NPR

图片出处:Global Risk Insights、TWAS

上一篇: 下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