开学了,为「叫停家长签字」的学校点赞:教育摊派背后的假市场化

阅读(286)

《当代教育家》自媒体账号转载浙江在线的《浙江一国小叫停家长签字:检查作业不是家长的事》一文,切中时弊,应该为这样的学校点赞,由此引发我对教育摊派问题的思考。

老师留作业,而学生却「不是一个人在战斗」,爸爸、妈妈、爷爷、奶奶、姥姥、姥爷等有生力量经常悉数登场。一道奥数题难倒一家人,与其说是家长「检查」作业,还不如说是「共同」完成作业。完成后还要签字画押,潜台词是「做错了、做不出来就是你家长的问题了」。

现在做家长的也必须是「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」才行,否则总感觉对不起老师、也对不起孩子。无形中,父辈也好、祖辈也罢,国小、中学还得再学一遍,活到老学到老,信矣!

有些校方领导更是堂而皇之地在家长会、报告会、论坛等场合宣称,家庭教育最重要!显然,学校的责任、教师的责任,在这一刻撇清了。

「叫停家长签字」的这所浙江国小郑重地提出「检查作业不是家长的事」,恰恰是在探索教育市场化过程中教师的责任、职业意识和契约精神。

「教书—学习」的链条体现的不再仅仅是老师对学生的培养,更多的是一种师生间的社会契约。学生注册、交纳学费的同时也就确立了自己「乙方」的权利。作为「甲方」,教师也是合同的主体,也要承担起相应的义务和责任。

强调老师的责任,并不是反对「尊师重教」,而是建立有助于教育发展的约束—激励机制。学生作为「教育消费者」,理应得到教师的尊重,同时,教师不履行分内的职责(比如批改作业),属于违约行为。

教师要求家长检查作业并签字,几乎成为中国小教育的标配。在我看来,有「摊派」嫌疑,而幕后的推手并不是教师,也不是学校,而是畸形的教育市场化。

市场经济时代的中国小教育其实是「双轨制」模式,但殊途同归。

一方面是官方主导的体制内学校,特别是重点学校,依靠「卖方市场」的稀缺资源,即使在义务教育阶段,也明码标价地索要巨额赞助费,并美其名曰「经济槓桿」配置优质资源。

另一方面,体制外中国小的市场化,其实也并不彻底,感觉像贵族版的公立制。

听亲戚提到的上海某些私立国小,学费高不说,打着双语教学的旗号,课业负担还高于一般公立国小,大多数学生要通过这条途径,进入系统内部的私立中学,进而考取清华、北大、复旦、上交大等国内名牌大学。

其中部分学生在国中或高中阶段分流到国际班,走体制外的国际化道路。

高收费、高逼格、高要求、高门槛的体制外学校,其实也「讲政治」,他们会面试家长,对家长的社会身份调查个底儿掉,进而像体制内学校一样,调动家长的资源给学校买空调、印试卷、蹭家长的关係出国游,这比要求家长作业签字更「实惠」。

这些「市场化」的结果显然是强化了教育资源垄断,维护了「教育寻租」的合理性。

这样一来,教师、学校与学生、家长之间的契约关係不可能真正履行,教育「摊派」的风气仍会继续。

所幸浙江金华市金东区实验国小在教育改革方面走出了重要一步,而这一步恰恰发生在经济市场化程度很高的浙江省,更是耐人寻味。

真正的市场化要求责权利明晰,要求照章(契约)办事,要求契约双方的平等、互利。仍处于体制保护的教育行业,需要更深刻的市场化变革。

作者简介:赵刚(Andrew)

英国格拉斯哥大学MBA;国际教育知名专家,现任英国诺森比亚大学区首席代表;十几年来一直从事中英教育交流、文化传播工作,着有《到英国去》、《欧洲情调之旅》;资深自媒体人,获评搜狐「2016年度留学类自媒体人」,同时得到腾讯教育、新浪教育、教育频道的关注和支持。

中学家庭教育消费者北大空调改革教育行业格拉斯哥大学Mba留学腾讯面试结果
上一篇: 下一篇: